博狗网址开户 - 历下(组诗)

阅读次数:2498 发布日期:2020-01-11 17:07:04


博狗网址开户 - 历下(组诗)

博狗网址开户,之一泉水掬起的花朵,盛开在城市的内心

记忆很不讲道理

有时候执拗得九头牛也拉不回来

譬如一座城市,你相遇了

不经意看到了一个媚眼,你的手脚就酥软了

即使有瑕疵在那里,也视而不见了

这次是地心深处的一个裂缝

在你眼里是花枝招展

默契了真好,再大的脾气也没有了

尽是五颜六色

爱了就是一生的电波

颠簸在凹凸的路上,幸福也是无限

唠叨就唠叨吧,原来就是这个样子

现在是厮守或者相携

一条路走得破了,鞋子也舒服

街道再拥挤也有她的温度

为此总该俯下身子,低下你高傲的头颅

一座城市就是你的宿命

走得再远,也离不开你的国度

城门早就拆了,那堵墙匍匐成了蟒蛇

你的心还不洞开,时不时痉挛,发憷

水都流动了,还有什么城池矗立在暗处

一座城也有经络和血脉啊,这个你清楚

泉是你的伤口吗?那些郁结的心事呢

这些四通八达的道路切割着谁的痛苦

一滴水擦拭着城市的眼睛

蒙尘的龙脉起伏着,像要倾诉

泉水汇聚了城市的血脉和骨髓

把沉睡的楼宇和街面唤醒

所有的花朵都盛开在城市的内心

泉水伸出臂膀,给了你另一个春天

之二一座座山林立着,守护着泉城的温暖

这些披着草绿色隐身衣的战士

这些在晨曦里荷枪实弹的威武之躯

这些在喧哗的闹市里表情凝重的担当者

这些不眠的日日夜夜

这些昏晓苍茫的风霜雨露

这些忠贞不渝的爱和绵延不息的生命

这些把生命镶嵌在人生边上的卫道者

这些每时每刻都不容侵犯的理想主义斗士

这些铁肩担道义的正义之躯

这些力拔山兮气盖世的浩然之气

这些一言难尽的温情和心灵的关照

这些日渐稀薄的大爱

历史啊,是什么力量撬动了沉积的页岩

把那些破碎的记忆一块一块打捞上来

风雨能告慰这个城市的颠覆之痛

可是大地啊,你能听到那些泉水的汩汩流淌吗

是谁打开了那欲望的阀门

让那些不竭的琼浆擦洗着城市的沧桑

现在这些喷涌的浪花都变成了鲜奶

喂养着这个营养不良的城市

那些水脉都是母亲的鲜血

每一次喷薄都要耗尽日思夜念的焦灼

一簇簇鲜花盛开在城市的角角落落

嗅一嗅哪一朵都能感受到甜蜜的生活

山林不为风雨扛活

篝火跳动着人心的辽阔

光芒摒弃了狭隘的虚招

温暖像一个火球在心中燃烧

一座座山像睡醒的雄狮站立了起来

泉城的心湿湿的靠近了春天

之三山色浸淫在湖水里,荷花的舞姿娉婷

总是在暗夜里看到一盏明灯

总是像牵挂着什么却不知所终

湖水都潋滟成妖冶的女子了

你还不肯迈出一步去靠近慵懒的生命

这就是宿命啊,孤独而亲爱的心灵

执火而行的路上没有相伴已经注定

人们都把眼睛长在了脑袋之上

即使明火执仗也不见响应

从此以后山色朦胧行色倥偬

牙关别上钢棍也要日益坚挺

湖水还是那汪湖水

只不过山色蒙上了一袭素净

荷花的舞步没有紊乱

舒一下广袖鹤立在波澜不惊的湖中

那些微弱而纤细的生命栖落在枝叶上

荷叶在风中摇摆着把湖水唤醒

这时你紧紧地抱着那擎绿色的鳞茎

唯恐撒了手失落水中

这样的境况看似惊险却是常态的一生

珍惜就是这样扣着手谈何轻松

我说过泉水是这个城市的眼睛

此时漫溢的湖水鼓噪着叫嚣不停

该从哪儿开一道闸门缓解膨胀的欲望

眼睛多了即使黑夜也是千疮百孔

荷花还要舞蹈谁也不要阻拦

山的倒影重叠着淹没了记忆的曾经

让所有的感知都潜入到湖水的底层

那里的泥土深处有一个个莲藕蓬生

泉水汩汩依然是明亮的眼睛

荷花献舞搅得满池风声

之四曲水流觞的午后,广场的鸽子酣睡着

城市在午后很优雅地打了一个盹

醒来后眼前还是一如既往的车水马龙

有一天人们异想天开地想慢下来

封堵的路段里成了喧嚣的市场

这辆车子飞快地行驶着没有停滞

没有减速却忽然换到了一档

那剧烈的震动和着噪音震耳欲聋

慢下来的时光很可爱闪着光芒

曲水亭的流水像一头蜗牛攀爬着

一道道金光返照着素常的生活

捣衣的女子一棒槌一棒槌的敲打着时光

飞起的羽毛慢慢地飘落在流水的中央

挽起的袖子和裤腿露出白皙的藕瓜

掐一下都能流出清澈的泉水

野鸭子一猛子扎到了百花洲的那边

一壶酒喝到天黑也没有品出滋味

鱼群围攻了红衣女子的脚丫

痒得她仰面朝天笑成了一朵花

这样的时光秒针都有了叮咚的声响

一朵花簌簌撑开花蕾没有逃过目光

广场瞬时安静了许多

一杯水在喉咙里也能听到咕咚的流淌

走着的人没有呐喊脚步也轻挪轻放

一只鸽子啄着了另一只鸽子的尾巴

另一只鸽子若无其事地扑闪了一下翅膀

回过头来把嘴伸到了那只鸽子的胸膛

两只鸽子相拥着站在了广场的中央

还有好多鸽子都围拢了上来

它们旁若无人地拥抱着进入了梦想

午后的广场像哑剧搬到了银幕上

之五开元寺的钟声响了,阳光洒满了山顶

藏起一段历史在山坳的皱褶里

禅音像一壶窖藏的老酒绵延而悠长

千佛山太闹让心蛰伏在燕子山东麓

不用去膜拜人生是一场轻喜剧

知道那口钟已经老了还在鸣响

风雨过去了多少年还是那口金嗓

撞一次是欢笑在心中跌宕

撞一次是慈悲在魂灵里回响

消失的其实都在生命里往复循环

错过的不一定就是此生的专场

城市需要飞翔的羽毛更需要拔地生长

夜色里的霓虹很亮但不是天上的街灯

乔装打扮的生活再美也要回归原形

到头来你不得不去听那震颤心灵的钟声

有一天我们摆脱了累赘的虚空

回到河流的源头去聆听岁月的匆匆

在黎明的弧线里我们寻找光明

在城市的尾气里我们寻找一份宁静

有时候我们逆着河流浪遏飞舟

我们的双手沾染上了城市的黑

钟声从来就没有停止过鸣响

即使闭上眼睛那些翻飞的灰尘也要落下

躲是躲不过这一劫了

等尘埃落定我们还要行走在城市之中

阳光已经扩张了它的势力范围

这些飞舞着的精灵笼盖了城市的天空

等下一次钟声撞响

那飞驰的车骑会不会停下来静静地聆听

鸽子都睡了,城市已在梦中

这一次我们真的进入了澄明之境

【作者简介】

墨未浓,原名刘勇,山西农业大学信息学院创意写作学院教师,鲁迅文学院第31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1995年由西南师大出版社推出诗集《绝恋》,2012年由中国文联出版社推出诗集《在水之湄》,曾获《人民文学》评论奖等多种奖项,作品入选多种选本。系中国煤矿作家协会会员、山东作家协会会员、山西作家协会会员。

本文内容由壹点号作者发布,不代表齐鲁壹点立场。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我要报料